Articles

Alumni

 

Committee Members of Alumni Association (2014-2015)
Chairlady Ms Leung Pui Yu
Vice Chairlady Ms Encarnacion Doreen Anne Cristobal
Treasurer Ms Botelho Pavina
Ms D’Souza Anna Melitta
Secretary Ms Cheung Kwok Yan Pamela
Ms Vitto Janina Celine De Castro
Activity-in-charge Ms Chan Wai Lam
Ms Sikdar Sharu Binnong
Ms Singh Baroli Endra Devi Aumentado
General Secretary Ms Tong Wing Chi

Ms Lee Wai Shan

 

Membership Application

  • Please send the completed application form to the Administration Office
  • In case of enquiries, you may contact us by phone or by fax :

    Address : Mei Tin Road, Mei Lam Estate, Tai Wai, Hong Kong
    Tel No. : 2549 0301
    Fax No. : 2559 5832

Lastest News

  1. Facebook Group of Alumni AssociationLIKE
  2. Annual General Meeting and Gathering 2011
Application Form Download
Download
 Adobe PDF Format Application Form
 
Download
 Microsoft Word Format Application Form
 

 

Messages from Alumni

Sunuwar Merina
(Graduated in 2013)

I remember how nervous and anxious I was last year when I was preparing for my HKDSE examination. The stress and the constant nightmare of not getting into the university made me feel miserable. But, I knew better than to give up. And, now that I made it into a university, I can say that all the stress, the hard work are indeed worth it! There is possibly nothing better I could be doing than continuing my education.

I have to admit university life is not all about play and fun. It sometimes includes long hours of reading, researches and assignments. However, all the hard work and dedication are worth it, especially if you are working on a subject of your choice. Besides, the resources and facilities that are available to facilitate students' learning do indeed make the process of studying somewhat enjoyable. Also, the daily schedule in university is much more flexible, which gives us plenty of time for rest and play. In my spare time, I usually go for events and activities organised by different clubs like art jamming session, leather and teddy bear craft workshops, as well as cultural events that are held almost every month. There are also various sports courses I can take up and practise weekly. However, with more than 20 sports to choose from, I haven't yet made up my mind as to which one to go for. So for now, I simply book the sports facilities provided by the university and do sports like badminton with my friends when I feel like doing sports.

University is a place filled with friendly faces, that too from different parts of the world. I used to think that university would be filled with local students but how wrong I was! In the past few months I have stumbled across people of different age and background from all around the world including places like Canada, Korea, Japan, Bangladesh and India, just to name a few. I have also realised the importance of socialising skills in university as I often come across situations where I meet new people and have to collaborate with them. The process also allows me to make more friends.

Apart from potential companions, the opportunities that are made available for students in universities in both academic and non-academic fields are countless. We have various international exchange programs, summer courses and internship programs that are tailored to meet the needs of students from different faculties. Personally, I plan to go on an exchange program in my second year and I am already very excited about the thought of it! There are also various international service trips that are organised by different clubs and societies that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After spending couple of months in the university, I believe that university is a milestone in becoming a responsible adult as it teaches one to be independent and think independently. I am no longer treated as a child, hence, I am responsible for all my work and studies with very little intervention from the professors and teachers, which also means I enjoy the liberty of scheduling my own timetable and choosing courses according to my preference. Nevertheless, being only a first year student, I am aware of the fact that I have a lot more to learn, explore and experience. There are so many courses I have yet to take up, overwhelming amount of activities and trips I wish to participate in. However, I am optimistic and I wish to accomplish as much as I can within the four years of my undergraduate studies in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Remarks: Due to the outstanding results in 2013 HKDSE, Merina has been awarded $10,000 granted by Federation of Hong Kong Guangdong Community Organization, Federation of Hong Kong Guangdong Community Organization Charitable Foundation Limited, Hong Kong Island School Heads Association and Hong Kong Youth Association. The prize-giving ceremony was successfully held on 8 February.


Vitto Janina Celine De Castro
(Graduated in 2013)

  Having set foot in university now, there are times where I can’t help but look back at how this was achieved. It wasn’t an individual process and I wouldn’t take much credit for this achievement. I believe it’s also because of the teamwork my batch and I gracefully did. We all worked together - learning and motivating each other – and we did this because we thought that despite the difficulties difficulty, the stress, the self-discouragements, we had people, friends, to lean on.

If I were asked how else I achieved getting a place in university, I’d probably say that it was a mountain climb. Nothing in life comes easy but as long as you can picture yourself achieving your ultimate goal, it will drive you towards reaching it. There are two kinds of steps in attempting your goal: the baby steps and the big steps. The baby steps are the basic things such as working on lessons or topics that you don’t feel confident with, being patient with yourself, knowing your limitations and creating realistic mini-goals. The big steps are the effort put in your work, the time used on your studying and saying no to some “fun” time (see how it’s a big step?). This way, you’re not only allowing yourself to aim for your goal, but you’ll also be conditioning yourself –get to mature and be more disciplined when overcoming obstacles. Instead of avoiding to face these hurdles, you expect them to come and try to discourage you but instead, you know your grounds more and so these barriers won’t be as strong as you are.

At start these steps might be a difficulty for some but this will not be if you surround yourself with classmates and friends who wish to achieve a similar goal. When you do so, you help drive yourself to your goal because they motivate you to either do better or keep going in what good you already are doing. However, you have to see that this isn’t some kind of competition. You have to see it as teamwork, just like what my batch and I did. We learn from each other.

Last to mention is stress management. I’ve been to secondary school and I know how stressful one could be just because of the workload. When working and you feel like you’re losing motivation, take your short breaks as rewards for your struggle. If you think of breaks as a reward, these mini-breaks might even motivate you to work hard and reflect on your effort. You need some to relax to keep your mind in a healthy state. Otherwise, even if you have the motivation to reach your goal, your body might not cooperate and give-up.

The final years in SMGC were the best. We didn’t only get to learn, friendships got more meaningful and stronger. Looking at this picture, I know I’m lucky.


Wan Hiu Tung
(Graduated in 2009)

  My name is Priscilla Wan and I graduated from St. Margaret Girls College, Hong Kong five years ago. Time flies! Those moments were extremely memorable and they are all imprinted on my heart even now. When I looked back, I was really thankful for the teachers who gave me support, warmth and care from this school. Their support has strengthened me to be a better person and has enriched me to strive for success instead of giving up easily. After the hardship, I enrolled in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for the Bachelor of Arts Degree in Cultural Studies. In my university life, I experienced some changes which had impacted my view towards education. Albert Einstein once said “Education is not the learning of facts, but the training of mind to think.” This quote inspires me a lot and I believe people should think critically and never receive information blindly. Thus, I made up my mind and decided to devote myself to the education sector. I applied to the HKBU Postgraduate Diploma in Education (PGDE) programme in Liberal studies. I hope I can learn from my teachers in St. Margaret Girls College, Hong Kong, who have enlightened my life and will become the teacher who can illuminate the students of the next generation.

I have the golden opportunity to have my practicum in this school and I would like to send my gratitude to St. Margaret Girls College, Hong Kong. I was very thankful for the opportunity, and enjoyed every moment that I had in the school. I gained a lot from my mentor- Ms Susanna Kwan as well. Her dedication, passion and profession towards Liberal studies have impressed me a lot. I understand it’s never an easy job to be a competent teacher. Throughout my observation, I saw that education is a continuous process and it involves mutual interaction between teachers and students. I think being a good teacher is not only about inculcating young minds with a love of learning, but guiding them and supporting them to develop their own ideas and thoughts.

I hope I can inspire my students to think critically, dream big and never lose hope. I believe the more effort I put into encouraging them, the higher the chances they can flourish. I will hold my little faith tightly and fight for my dream too. I would like to wish you all a brilliant prospect in the future! 


熊玉清修女
(安貧小姊妹修會)

校 友 來 鴻

   回 想 起 來 , 已 是 廿 多 年 前 的 事 了 。 那 時 , 在 升 中 派 位 時 , 心 想 找 一 所 天 主 教 學 校 。 雖 仍 未 是 教 友 , 但 因 為 在 天 主 教 小 學 就 讀 , 對 天 主 教 有 好 感 , 所 以 選 擇 了 聖 瑪 加 利 女 書 院 。

  中 學 的 幾 年 時 光 很 快 便 過 去 了 , 印 象 最 深 刻 是 訓 導 主 任 很 嚴 格 , 很 注 重 我 們 的 德 育 教 導 , 我 們 都 不 太 敢 作 反 , 加 上 學 校 的 宗 教 氣 氛 很 濃 烈 ; 如 每 天 上 堂 前 祈 禱 和 教 授 聖 經 科 學 等 , 使 我 們 能 在 良 好 的 環 境 下 成 長 。

  中 學 畢 業 時 , 由 於 成 績 平 平 , 所 以 要 重 讀 中 五 。 我 那 時 正 在 學 道 理 , 準 備 領 洗 ; 教 理 員 提 議 我 到 牛 池 灣 安 老 院 讀 書 , 因 為 那  理 境 清 淨 , 地 方 又 大 。 在 那 裡 , 看 見 修 女 們 無 分 國 籍 地 為 窮 困 的 香 港 老 人 貢 獻 一 生 , 實 為 感 動 , 於 此 立 志 當 修 女 , 但 首 先 要 希 望 能 當 一 位 護 士 , 好 能 像 修 女 們 一 樣 懂 得 替 老 人 打 針 , 整 理 床 鋪 和 洗 澡 等 。

  護 士 訓 練 畢 業 後 , 正 式 加 入 安 貧 小 姊 妹 修 會 , 照 顧 老 人 。 可 是 當 我 入 了 這 個 修 會 後 才 發 覺 , 原 來 聖 瑪 加 利 書 院 和 我 們 兩 所 安 老 院 是 有 這 麼 深 的 淵 源 ! 原 來 聖 瑪 加 利 書 院 在 過 去 為 安 老 院 付 出 了 很 多 貢 獻 和 支 持 , 特 別 是 愛 心 和 關 懷 !

  在 此 非 常 多 謝 學 校 對 我 的 栽 培 和 教 導 , 亦 特 別 感 謝 聖 瑪 加 利 書 院 所 有 師 生 和 家 長 們 在 過 去 多 年 來 為 我 們 安 老 院 所 付 出 的 一 切 。

  願 主 祝 福 您 們 和 您 們 的 家 人 。


S7A 汪璐璐
04 畢

我 的 快 樂 學 校 

  收 到 何 老 師 的 電 話 , 得 知 學 校 即 將 出 版 一 本 4 0 周 年 校 慶 的 特 刊 , 心 中 不 免 有 些 吃 驚 , 不 由 得 感 嘆 時 光 的 流 逝 。 是 的 , 我 剛 入 讀 聖 瑪 加 利 的 時 候 , 正 趕 上 學 校 3 5 周 年 校 慶 , 我 家 中 至 今 還 珍 藏 著 一 本 “ 聖 瑪 加 利 女 書 院 三 十 五 周 年 紀 念 特 刊 ” , 當 中 還 有 張 令 我 “ 慘 不 忍 睹 ” 的 “ 玉 照 ” 呢 。 想 不 到 , 轉 眼 間 , 我 也 伴 隨 著 母 校 成 長 了 不 少 。

  其 實 以 前 也 不 太 體 驗 到 母 校 的 好 , 直 到 進 了 大 學 , 才 發 現 中 學 的 生 活 是 如 何 的 珍 貴 和 可 愛 。

  回 想 起 我 9 9 年 剛 從 內 地 來 香 港 定 居 , 就 在 當 時 的 九 龍 校 讀 中 三 。 那 時 的 我 , 廣 東 話 不 會 講 , 繁 體 字 也 不 大 懂 , 英 文 程 度 也 是 比 同 學 們 差 了 一 大 截 , 既 要 適 應 完 全 陌 生 的 環 境 , 也 要 應 付 功 課 上 的 困 難 , 好 在 有 當 時 的 班 主 任 游 老 師 的 鼓 勵 和 支 持 , 加 上 班 上 的 同 學 們 也 都 很 親 切 又 友 善 , 使 我 很 快 就 適 應 了 在 這 裡 的 生 活 。

  中 三 之 後 , 我 到 了 香 港 校 讀 中 四 。 第 一 個 感 覺 就 是 香 港 校 的 老 師 們 都 比 較 嚴 格 , 對 我 們 的 學 業 很 著 緊 , 經 常 性 的 默 書 , 測 驗 令 我 們 無 法 懶 惰 , 所 謂 “ 嚴 師 出 高 徒 , ” 兩 年 的 努 力 , 換 來 了 不 錯 的 會 考 成 績 。 到 了 上 預 科 的 時 候 , 我 們 認 識 了 一 大 班 新 同 學 , 奇 怪 的 事 , 我 們 跟 新 同 學 的 相 處 十 分 融 洽 , 可 能 是 學 校 的 和 諧 友 愛 的 氣 氛 把 大 家 都 感 染 了 , 我 們 很 快 就 變 成 像 一 家 人 一 樣 。 那 時 的 功 課 很 難 , 尤 其 是 我 們 這 些 讀 文 學 中 史 的 , 幾 乎 每 天 都 要 捧 著 書 本 讀 啊 , 背 啊 … … 可 是 我 們 還 是 會 “ 苦 中 作 樂 ” , 用 僅 有 的 下 課 時 間 玩 一 些 “ 有 意 義 ” 的 遊 戲 , 放 鬆 一 下 緊 張 的 學 習 生 活 。 兩 年 的 預 科 生 活 就 在 這 樣 既 辛 苦 又 快 樂 的 氛 圍 下 度 過 了 , 直 到 今 天 , 我 還 是 對 這 些 愉 快 的 日 子 念 念 不 忘 呢 !

  離 開 了 母 校 , 我 進 入 了 夢 寐 以 求 的 大 學 。 大 學 的 生 活 和 中 學 是 大 相 徑 庭 , 強 調 的 是 學 生 的 自 學 能 力 , 學 校 對 學 生 的 約 束 力 大 大 降 低 了 , 我 們 也 可 以 在 一 個 更 自 由 的 環 境 下 汲 取 知 識 。 沒 有 了 升 學 的 壓 力 , 大 學 的 生 活 比 中 學 時 輕 鬆 了 許 多 , 也 有 了 更 多 的 時 間 去 學 一 些 以 前 從 未 接 觸 過 的 東 西 。 好 像 一 門 名 叫 “MUSIC TECHNOLOGY” 的 科 目 , 教 我 們 怎 樣 用 電 腦 來 創 作 音 樂 , 還 可 以 將 原 有 的 歌 曲 “REMIX”, 十 分 有 意 思 。 剛 過 去 的 暑 假 , 我 在 大 學 的 交 流 計 劃 下 , 以 非 常 “ 低 廉 ” 的 價 錢 去 了 意 大 利 一 個 月 , 星 期 一 至 四 要 在 當 地 的 大 學 讀 意 大 利 文 , 我 在 學 校 認 識 到 了 許 多 來 自 世 界 各 地 的 朋 友 ,感 受 到 各 地 文 化 風 俗 之 差 異 。週 末 時 就 可 以 和 朋 友 們 一 起 暢 遊 意 大 利 。 我 們 去 了 米 蘭 、 佛 洛 倫 斯 、 威 尼 斯 、 那 波 利 和 首 都 羅 馬 等 等 旅 遊 名 勝 景 點 , 見 識 了 西 方 文 明 的 燦 爛 和 唯 美 的 城 市 建 築 。 這 一 個 月 的 意 式 甜 美 生 活 將 令 我 終 生 難 忘 … …

  現 在 , 我 每 天 放 學 時 都 能 看 到 在 堅 道 上 三 五 成 群 的 聖 瑪 加 利 的 師 妹 們 , 看 到 了 他 們 就 像 看 到 了 以 前 的 我 一 樣 , 那 種 感 覺 實 在 很 奇 妙 , 彷 彿 又 將 我 帶 ? 回 了 我 的 快 樂 校 園 … …

 

回校有感 ( 汪璐璐於二○○四年九月以優異成績成讀香港大學中文系,今年六月畢業後,將於九月到姊妹校聖瑪加利男女英文中小學擔任學位教師 )  

  又 踏 進 母 校 的 大 門 , 心 情 有 意 說 不 出 地 感 動 。 上 大 學 後 , 每 天 依 然 乘 搭 2 3 號 巴 士 , 經 過 母 校 的 大 門 , 總 不 自 覺 地 向 內 容 張 望 , 看 看 母 校 有 些 什 麼 變 化 。 有 時 候 , 猛 然 在街 上 見 到 穿 著 校 服 的 學 妹 , 還 想 上 前 一 問 究 竟 , 但 為 免 嚇 壞 了 學 妹 , 也 就 此 作 罷 。

  母 校 雖 小 , 但 很 溫 暖 ; 大 學 雖 大 ,但 卻 冷 漠 。 在 大 學 裏 , 一 切 事 情 都 變 得 疏 離 , 沒 有班 級 , 教 授 上 完 課 便 拂 袖 而去 , 同 學 們 也 互 不 理 睬 , 專 注 地 抄 筆 記 。 因 此 , 大 學 令我 越 發 懷 念 以 前 在 母 校 和 老 師 、 同 學 們 亦 師 亦 友 的 快 樂 時 光 。

 
 

大 學 夢 圓 ( S 7 A 陳 思 雅 0 3 畢 業 )

  人 生 的 路 途 永 遠 都 不 平 坦 ,坎 坎 坷 坷 誰 能 保 証 一 定不 會 跌 倒 ? 記 得 當 年為 了 “會 考 ” 成 績 失 落很 久 , 加 倍 努力 後 , “ 高考 ” 成 績還 是 不 如 意 。 希 望 繼 續 進 修 , 家 裡 的 環 境 又 不 容 許 修 讀 副 學 士 學 位 ,於 是 回 祖 國 讀 大 學 的 想 法 便萌 生 了。

  暨 南 大 學 ,是 一 所 華 僑 學 府 , 也 是 中 國 有 名 的 大 學 之 一 。 選 擇 這 所 學 府 , 很 大 的 原 因 是 被 其 名 字 所 吸 引 。 “ 暨 南 ” 二 字 出 自 《 尚 書 ﹒ 禹 貢》 : “東 漸 于 海 , 西 被 于 流 沙 , 朔 南 暨 , 聲 教 訏 于 四 海。 ” 名 字 與 內 涵 往 往 息 息 相 關 , 所以 我 相 信 這 會 是 一 所 文 化 氣 息 頗 厚 的 學校 , 也 相 信 我 能 在 這 裡 更 好 的 修 讀 中 文 。於 是 在 跟 家 人 商 量 過後 , 便 毅 然到 中 旅 社 報名 參 加 他 們 的 免 試 面 試 , 也 幸 運 地 被 予 以 取 錄。

  中 國 的 大 學 在 開 學 之 前 , 都 會 舉 辦 新 生 軍 訓 , 相 當 於 迎 新 活 動。早 在 決 定 投 入祖 國 的 懷 抱時 , 便 已 考 慮 過 要 接 受 軍 訓 的 可 能 , 不 過 由 於 暨 南 大 學 是 一 所 華 僑 學 府 , 所 以並 沒 有 設 立 新 生 軍 訓 活 動 而 只是 舉 辦 了 新 生 晚 會 , 讓 嬌 嫩 的 我 們 鬆 了 一 口 氣 。 雖 然 對 中 國 大 陸 早 有 一 定 的 認 知 , 可 是 對 真正 生 活 在 這 塊 土 地 上 日 子 , 才 有 了 更 深 的 體 會 。 兩 地之 間 的 文 化 差 異 、 環 境 差 異、 教 育 差 異 等 等 , 都 需 要 時 間 讓 人 慢 慢 調 節 , 幸 好 中 學 時 有 幾 年 學 習 普 通 活 的 底 子 , 不 然 真 的 是 很 難 了 解 老 師 堂 上 的 講 課 , 以 及 與 大 部 分 內 地 同 學 溝 通 。 然 而 , 這 樣 的 問 題 不 單 只 是 出 現 在 學 校 裡 , 在 珠 海 、 廣 州 這 些 以 粵 語 為 主 要 語 言 的 城 市 裡 , 很 多 服 務 性 行 業 都 是 由 外 省 人 士 充 任 , 所 以 除 非 你 足 不 出 戶 , 不 與 人 交 流 , 否 則 的 話 就 必 須 學 會 這 門 日 漸 重 要 的 語 言 。

  可 能 是 水 土 不 服 , 也 可 能 是 生 活 在 富 足 的 香 港 導 致 防 疫 能 力 較 低 , 在 入 學 的 第 二 天 我 就 因 腸 胃 不 適 而 病 倒 , 幸 好 葯 物 準 備 充 足 , 一 個 星 期 後 總 算 適 應 過 來 。 中 國 的 衛 生 水 平 一 直 都 不 是 很 高 , 隨 地 吐 痰 、 亂 拋 垃 圾 的 行 為 可 以 算 得 上 常 見 , 很 多 小 食 肆 的 衛 生 環 境 更 是 令 人 望 而  步 。 在 乙 型 肝 炎 橫 行 的 中 國 土 地 上 , 不 審 慎 選 擇 就 餐 的 地 點 很 可 能 就 會 受 到 感 染 , 輕 微 的 也 會 腹 瀉 或 導 致 腸 胃 炎 , 一 定 要 小 心 。 所 以 很 多 時 候 , 我 們 都 會 在 宿 舍 用 電 磁 爐 煮 食 , 今 天 你 煮 菜 , 明 天 我 煲 湯 , 後 天 她 弄 糖 水, 互 相 交 換 食 物 , 既 安 全 也 快 樂 。

   大 學 , 就 像 一 個 小 型 社 區, 裡 面 不單 有 多 幢 教 學 樓 , 還 有 學 生 宿 舍 、 教 職 員 宿 舍 ,更 有 茶 樓 、 餐 廳 、 超 市 、 書 店 、 商 業 中 心 等 。 因 為 不 是 純 粹 的 校 區 , 所 以 人 流 也 很 複 雜 , 偷 竊 的 案 件 時 有 發 生 , 不 過 還 不算 太 嚴 重 。 可 是 , 出 了 校 門 就 要 特 別 提 防 , 尤 其 是 去 人 多 的 地 方 逛 街 , 街 上 的 小 偷 多, 手 也 很 巧 , 有 時 候 逛 街 回 來 後 就 會 發 現 自己 的 錢 包 已 經 不 翼 而 飛 。 所 以 在 晚 上是 甚 少 上 街 的 , 除 了 不 安 全 之 外 , 學 校 也 有 門 禁 , 過 了 十 一點 半 回 宿 舍 就 算 夜 歸 , 若 一 個 月 夜 歸 超 過 三 次 , 就 會受 到 通 報 批 評 的 處 分 。

    其 實 在 祖 國 生 活 雖 然 不 如 在 香 港 般 優 雅 方 便 , 但  是 比 較 悠 閒 。 而 且 大 學 四 年 制 , 學 分 可 以 慢 慢 修 補 , 不用 急急 忙 忙 不 得 休息 , 還 可 以 跨 科 選 修 一 定學 分。 只要 認 真 讀 書 , 就 會 有 所 收 獲 , 要 得 獎 學 金 也 不 是 難 事 。

  吃 得 苦 中 苦 , 方 為 人 上 人 , 願 祝 各 位 師 妹 前 程 似 錦 !


前舊生會主席來函 (周鳳儀 1999 年畢業)

校 長 、 各 位 老 師 、 學 妹 們 :

  我 是 香 港 聖 瑪 加 利 女 書 院 的 畢 業 生 , 雖 然 離 開 母 校 有 一 段 頗 長 的 日 子 , 但 對 於 母 校 內 的 生 活 點 滴 , 至 今 仍 記 憶 猶 新 , 特 別 是 各 位 老 師 循 循 善 誘 的教 導 , 令 我 順 利 升 讀 理 大 訪 織 及 製 衣 學 系 課 程 , 為 我 的 事 業 奠 下 良 好 的 根 基 。 此 外 , 我 亦 從 各 老 師 的 身 教 上 明 白 到 個 人 的 修 養 及 良 好 品 格 的 重 要 性 , 使 我 成 為 一 個 熱 心 公 益 的 人 。

  感 謝 唐 校 長 過 去 積 極 推 動 校 友 活 動 及 有 意 成 立 舊 生 會 , 經 過 多 番 商 討 後 ,初 步的 內閣 成 員 已 順 利 組 成 , 而 我 亦 有 幸 成 為 其 中 的 一 份 子 , 心 情 既 高 興 又 緊 張 , 高 興 的 是 我 們 可 以 利 用 舊 生 會 去 聯 絡 歷 屆 的 畢 業 生 , 透 過 聚 會 和 活 動 , 了 解 大家 的 近  , 延 續 彼 此 的 友 誼 。 緊 張 的 是 身 為 第 一 屆 主 席的 我, 由 於 經 驗 尚 淺 , 確 實 擔 心 在 推 動 舊 生 會 的 各 項 事 務 上 不 夠 完 善 , 但 是 我 和 我 的 內 閣 們 也 會 竭 盡 所 能 完 成 這 個 使 命 的 。

  將 來 有 機 會 成 為 舊 生 會 一 份 子 的 學 妹 們 ,歡 迎 你 們 提 出 寶 貴 的 意 見 , 這 些 意 見 , 正 是 支 持 我 們 的 原 動 力 , 讓 我 們 做 得 更 好。

 
 
 

校友近況 (馬曉燕 2005 年畢業 )

舊生馬曉燕於中七畢業後,修讀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的中文副學士課程,憑著其成績優異,今年更被香港中文大學取錄為中文系二年級生。其努力進取的精神,實值得各同學學習。 ( 以下為馬同學接受報章的專訪 )

 


 

以 下 是 馬 曉 燕 同 學 的 分 享 :

小 說 創 作 : 這 是 一 個 愛 的 世 界 嗎 ? (S7A 馬曉燕 05 畢業)

  「 時 間 是 世 上 最 桀 敖 難 馴 和 冷 酷 無 晴 的 」 , 這 句 話 得 到 很 多 人 的 認 同 。 不 錯 , 光 陰 似 箭 , 日 月 如 逡 。 時 間 不 停 地 在 我 們 身 邊 悄 悄 溜 走 , 它 絕 不 會 為 你 停 留 半 時 半 刻 , 無 論 你 對 今 天 有 多 少 依 戀 和 不 捨 , 它 依 然 無 情 地 拂 袖 而 去 ,今 天 依 然 被 明 天 所 取 替 , 今 天 依 然 變 成 昨 天 , 變 成 回 憶 , 變 成 歷 史 ; 四 季 依 然 如 常更 替 … …

  時 間 過 得 真 快 , 轉 眼 又 到 了 冬 天 。 天 氣 冷 了 , 人 們 身 上 的 衣 服 也 相 對 增 加 了 , 街 上 人 人 都 穿 得 密 不 透 風 , 把 自 己 包 裹 成 一 個 稯 子 , 迎 接 寒 冷 刺 骨 、 肅 殺 呼 號 的 寒 風 的 大 駕 光 臨 , 己 穿 得 十 分 擁 腫 的 我 , 依 然 感 覺 陣 陣 寒 意 , 一 陣 大 寒 風 向 我 迎 面 扑 出 而 來 , 我 馬 上 把 冰 冷 的 手 插 進 口 袋 裏 , 繼 續 十 分 艱 辛 , 笨 手 笨 腳 地 走 在 路 上 。

  「 太 好 了 , 就 快 到 目 的 地 了 , 繼 續 努 力 ! 」 我 心 中 暗 暗 鼓 勵 自 己 。 可 能 因 為 實 在 太 寒 冷 , 街 上 行 人 不 多 , 偶 爾 有 三 個 五 個 在 寒 風 中 哆 嗦 成 一 團 , 彷 彿 一 隻 受 寒 的 小 鳥 緩 慢 地 走 著 。

  「 婆 婆 , 你 是 不 是 覺 得 很 冷 ? 」 一 把 天 真 無 邪 的 聲 音 吸 引 了 我 的 注 意 力 , 原 來 是 一 個 可 愛 的 小 妹 妹 , 大 約 五 六 歲 左 右 , 她 扶 著 身 邊 的 婆 婆  一 個 滿 頭「 銀 絲 」 , 看 上 去 沒 有 九 十 歲 至 少 也 有 八 十 了 , 奇 怪 的 是 她 身 上 的 衣 服 穿 得 不 多 , 真 是 難 得 的 「 壯 健 」 , 左 手 扶 著 ? 杖 走 起 路 來 一 ? 一 腐 的 。 緩 慢 地 像 螞 蟻 在 蠕 動 , 艱 難 得 彷 彿 寸 步 難 移 。

  「 不 冷 不 冷 … 你 冷 嗎 ? 快 把 手 … 緊 握 著 婆 婆 , 取 取 暖 … 」 老 婆 婆 一 邊 低 聲 顫 抖 地 說 著 , 一 邊 咳 嗽 著 。 她 又 繼 續 說 : 「 辛 苦 你 了 , 你 真 乖 , 這 麼 冷 的 天 氣 , 要 你 陪 我 在 寒 風 中 慢 慢 地 走 。 好 孩 子 ! 」 她 說 著 用 手 輕 輕 地 撫 摸 著 孫 女 的 頭 。

  「 一 點 也 不 辛 苦 , 這 是 我 應 該 做 的 , 應 該 盡 的 孝 道 。 」 女 孩 笑 著 , 搖 搖 頭 說 。 
我 頓 是 被 這 溫 馨 的 場 面 感 動 了 。 多 麼 慈 愛 的 一 位 老 婆 婆 , 多 麼 孝 順 的 一 個 小 妹 妹 , 在 這 個 人 人 營 營 役 役 , 只 顧 工 作 賺 錢 , 而 忽 略 身 邊 一 切 , 包 括 親 情 、 友 情 、 人 、 事 和 物 的 大 都 市 上 , 尚 有 一 幕 如 此 感 人 的 親 情 片 段 , 實 在 令 我 感 到 高 興 , 在 如 此 冷 天 雪 地 裏 , 我 彷 彿 喝 了 一 碗 熱 湯 , 心 裏 暖 和 和 的 。

  「 婆 婆 , 你 忍 耐 一 點 , 快 到 家 了 」 小 女 孩 說 著 , 眼 睛 裏 包 含 著 無 限 的 關 心 和 尊 敬 。 「 小 心 , 有 梯 級 ! 」 突 然 , 她 高 聲 大 叫 。 然 後 她 扶 著 婆 婆 一 步 一 艱 難 地 上 著 梯 級 。 覺 得 奇 怪 的 我 急 忙 上 前 張 望 , 才 發 現 原 來 婆 婆 是 盲 的 , 怪 不 得 小 女 孩 如 此 緊 張 。 我 急 忙 扶 著 老 婆 婆 的 另 一 隻 手 , 說 : 「 我 來 幫 你 ! 」 老 婆 婆 慈 祥 地 說 : 「 謝 謝 你 , 你 真 是 好 心 人 ! 」 小 女 孩 也 禮 貌 地 笑 著 說 : 「 謝 謝 你 , 姐 姐 ! 」 好 不 容 易 才 和 小 女 孩 同 心 協 力 把 老 婆 婆 扶 上 了 這 八 十 級 樓 梯 , 彷 彿 走 了 二 萬 五 千 里 長 征 一 般 艱 辛 , 但 幫 了 人 , 心 裏 高 興 極 了 , 我 真 真 正 正 感 受 到 了 幫 助 別 人 而 獲 得 的 無 比 喜 樂 , 就 比 撿 到 了 一 萬 元 , 中 了 頭 獎 還 更 開 心 , 更 滿 足 。
又 過 了 一 段 時 間 , 天 氣 依 然 很 冷 。 這 件 事 仍 記 在 我 心 裏 。 老 婆 婆 慈 祥 的 臉 盆 , 躇 跚 的 背 影 , 冰 冷 的 雙 手 , 以 及 小 妹 妹 關 心 的 眼 神 , 孝 順 的 行 動 全 都 印 在 我 腦 海 裏 。 尤 其 令 我 印 象 深 刻 的 是 老 婆 婆 和 小 妹 妹 血 濃 於 水 的 親 情 以 及 寒 風 中 艱 苦 前 行 的 背 影 和 情 景 。 每 當 我 想 起 曾 幫 過 她 們 , 心 裏 就 沾 沾 自 喜 起 來 , 得 意 忘 形 , 急 不 及 待 地 各 別 人 大 肆 宣 楊 。

  一 天 , 我 放 學 回 到 家 , 看 見 鄰 居 門 口 放 著 一 個 燃 燒 香 燭 冥 鏹 的 桶 , 紙 灰 像 一 隻 隻 黑 色 的 受 傷 的 蝴 蝶 , 半 生 不 死 , 奄 奄 一 色 地 趟 在 地 上 呻 吟 。 我 好 奇 地 問 媽 媽 是 如 何 一 回 事 , 媽 媽 帶 著 淡 淡 的 憂 愁 , 嘆 了 一聲 , 說 :「 聽 說 鄰 居 的 張 婆 婆 去 世 了 。 」 我 聽 了之 後 , 一 股 世 事 莫測 , 人 生 苦 短 ,人 死 如 燈 滅 的 悲哀 油 然 而 生。 就 這 樣 , 我 懷 著沉 重 的 心 情 過 了 幾 天 。 有 人 說 時 間 是 最 好 的  淡 劑 , 的 確 , 漸 漸 地 這 件 事 就 在 腦 海 中 模 糊 了 … …

  時 間 又 一 天 一 天 地 過 去 , 天 氣 依 然 未 回 暖 。 我 又 是 放 學 回 家 。 當 我 準 備 開 門時 , 我 見 到 一 個 小 女 孩 從 鄰 屋 走 了 出 來 , 頓 時 我 愣 住 了 , 竟 然 是 她 ? 她 不 是 上 次 我 在 路 上 遇 到 的 那 個 小 妹 妹 嗎 ? 原 來 她 就 住 在 我 鄰 屋 ? 八 年 時 間 , 我 竟 不 知 我 鄰 居 住 著 什 麼 人 ? 我 竟 不 知 道 原 來 她 們 就 住 在 我 家 隔 離 。 那 …… 去 世 的 … 難 道 是… 婆 婆 ?

  「 小 妹 妹 , 是 你 ? 」 我 愕 然 地 問 , 但 仍 未 能 接 受 這 一事 實 。

  小 妹 妹 也 愣了 一 陣 , 然 後 傷 心 地 流 下 淚 來, 抽泣 著 說 : 「 姐 姐 , 婆 婆 去 世 了。 」 在灰 暗 的 燈 光 下 , 小 妹 妹 的 臉 色顯 得 異 常 蒼 白 , 神 情 十分 憔 悴 , 從前 天真 活 潑 的 眼 神 已 不 存在 了 , 取 而 代 之 的 是 憂 傷 , 複 雜 與 無 神 。 短 短 幾 個 月 間 , 她 已 不 再 是 天 真 無 邪 的 小 女 孩 , 她 彷 彿 懂 得了 很 多 … 長 大 了 很 多 … 成 熟 了很 多 …

  我 聽 完 後 十 分 傷心 , 不 斷 安 慰 小 妹 妹 。 一 陣 刺骨 的 寒 風 吹 來 , 伴 著 肅 殺 的 風 聲 , 彷 彿 在 哀 號 著 , 哭 泣 著 , 我 為 我 曾 幫 過 陌 生 人 而 沾沾 自 喜 , 自 覺 是 一 個 有 情 的 人 , 自 覺 是這 個 冷 酷 無 情 的 世 界 上 的 其 中 一 個 特 殊 , 誰 知 不 是 。 連近 在 咫 尺 的 鄰 居 是 誰 也 不 知 , 距 離 只在 幾 步 之 間 , 但 竟 連 一 個 點 頭 , 一 聲 招 呼 也 沒 有 , 人 與 人 之 昌 的 關 係 竟 是 如 此 疏 離 , 如 此 冷 淡 … …

  時 間 如 常 地 消 逝 , 它 絕 不 會 為 任 何 人 而 停 留 , 或 者 隨 著 時 間 過 去 , 老 婆 婆 會 在 人的 記 憶 中 永 遠 地消 失 , 伴 著 她 的 就 只 有 永 恆不 變 的 風 聲、 雨 聲 和 水 聲 ……